连线热网:17898170001

蜀文化沙龙第四期:扬雄及其学说之地位新论

2012-03-19 14:16    发布者:罗清瀚    评论:15    浏览:74545

  当今太平盛世,加上信息时代、网络的普及,使得以往三二十年才能收集得到的书籍和资料,今日一个星期内就可以办到,这些为人们重新了解、认识和传播扬雄的玄学文化的科学价值提供了可能,进而为人们重新系统公正地评价扬雄及其学说的历史地位提供了可能。

  本人自幼生活在成都市郫县平乐寺和西蜀子云亭附近,从小就在扬雄当年的读书台上玩耍,经常聆听爷爷和父母讲解严君平、扬雄的传说和故事,深受严君平、扬雄事迹的影响和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加上受其祖传堪舆文化的潜移默化,自幼即对扬雄创立的主要学说《太玄经》和《法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从13岁就开始接触《道德经指归》、《法言》、《太玄经》等严君平、扬雄的学说,在陆续拜罗星文、刘子华、牟明星三个师傅学习奠定一定的传统文化理论基础后,即开始对扬雄玄家学说的深入研究,在研究和实践过程中,越发感觉到扬雄玄家学说的博大精深,越发感觉到扬雄的玄家学说对治理物欲横流、疾病战争、信仰危机、道德滑坡、火山、地震、海啸、泥石流、核辐射、环境生态矛盾等具有当今世界最突出的、无法替代的作用,越发敬重扬雄的人品和成就。为此,立志要用毕生精力整理和提炼出扬雄学说中蕴含的那种非常全面、丰富和立体的“玄学”理论精髓,以期为解决当今人类面临的严重社会和自然问题找到一种解决的“大道”,促进人们对玄学以及玄学的创始人——扬雄进行正确的认识和公正的评价。

  经过本人30多年的系统学习和积累,同时,搜罗现代书籍和网络对扬雄及其学说的评价,我发现:现代的书籍和网络对扬雄及其学说的评价除了说他是“西汉末期最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改革家、文学艺术家、语言文字学家、辞赋家、历史学家、天文学家、易经数术宗师,也是我国最早、最著名、最杰出、最全面的多学科大师”外,其它大都只是沿袭古代典籍和名人的评价而已,具体有以下几种:

  1、“亚圣”:王充说他具有“鸿茂参圣之才”;【见王充著的《论衡·超奇》“…阳成子张作乐,扬子云造玄…(具)鸿茂参圣之才…”】

  2、“大纯而小疵”的“圣人之徒”:韩愈赞他是“大纯而小疵”的“圣人之徒”;【见韩愈著的《读〈荀子〉》:“…荀与扬,大醇而小疵…(亦)圣人之徒…”】;

  3、“西道孔子”:西汉和东汉之交的著名大学者桓谭赞他是“西道孔子”。【见汉·桓谭 《新论》:“ 张子侯曰:‘ 扬子云,西道孔子也,乃贫如此!’吾应曰:‘ 子云亦东道孔子也。昔仲尼岂独是鲁孔子,亦齐楚圣人也。’”】;

  4、“西汉大儒”:司马光更推尊他为孔子之后,超荀越孟的一代“大儒”。【 见司马光著的《说它》中说:“…扬子直大儒邪!孔子既没,知圣人之道者,非扬子而谁?孟与荀殆不足拟,况其余乎?…”认为扬雄是继孔子之后的第一儒宗,孟子、荀子都无法比拟】;

  5、“千秋伟人”:北宋王安石在其《临川文集》卷31中评价:“儒者凌夷此道穷,千秋止有一扬雄。”【见(宋.《王安石诗集》)《扬子二首》“儒者陵夷此道穷,千秋止有一扬雄。当时荐口终虚语,赋拟相如却未工。”这样的评价,已将扬雄托至中国文化的巅峰,笔者认为应不算为过】;

  6、“其言有补于世”的大哲人、大文豪:《汉书》作者班固评价说:自孔子后到西汉末年,在众多哲人、文人、学者中,“博物洽闻,通在吉令,其言有补于世”者不过6人,而扬雄就是其中最杰出、最主要的一人;班固还说:“董生下帷,发藻儒林;刘向司籍,辩章旧闻;扬雄覃思,《法言》《太玄》。皆及时君之门闺,究先圣之壶奥,婆娑乎艺术之场,休息乎篇籍之困,以全其质而发其文,用纳乎圣德,列炳于后人,斯非其亚?”【均见《汉书·叙传》】;

  7、民众对他的评价就是在西蜀子云亭门首亭柱上的长联:“上联:八百里飞天大道,袖拂云霞,高歌过剑门,翠廊连新市;看旗山雄,古岭峻,玉塔秀,神龟灵,西蜀名亭,蓬毕辉新,须知铭陋刘郎早向先生深致敬。下联:两千年吐凤奇才,胸罗宇宙,余韵腾溶水,书台仰古风,想长卿赋,子云文,少陵诗,永叔史,中华贤哲,词章卓古,尚有常心安石尤令后进信倾城。”

  这些称谓表面上看是对扬雄及其学说的褒奖,其实只是停留在表面,根本没有实事求是和与时俱进,并没有从多元、立体、深层和本质上去把握扬雄及其学说的崇高历史地位,这对扬雄及其学说极不公平。为了古为今用,正本清源,真正让扬雄玄家学说中“涵三为一”的经典思想发挥应有的作用,本人认为需要在熟读扬雄著作的基础上,根据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结合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决定”和“强调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精神,把扬雄及其学说中对当今有一定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的经典理论、思想归纳整理出来,让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提升中华文化的影响力和软实力的进程中少走或者不走弯路,同时让外国人感觉到我们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实用伟大,确实有很多让人信服的实例,绝非子虚乌有,妄自称大。但是,现在从事扬雄玄学研究的人却不是很多,能够对其给出令人信服评价的专著和言论更是少得可怜。有鉴于此,本人为了抛砖引玉,特将我经过30多年比较、思考得出的扬雄玄家学说应有的历史地位、应得的评价之部分最新观点提出来,供各位爱好者和研究者参考。

  本人提出的突破传统看法的最新观点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西汉大儒”、“西道孔子”和“亚圣”这种称谓只是把扬雄置于是儒家学说的继承、传播和捍卫者的角色,却有意或无意地淡化了扬雄已经创立了玄家学说的事实,这对扬雄及其学说不公平、不准确:这种称谓,从表面上看,是对扬雄及其学说的褒奖,实际上却是在从汉武帝开始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历史条件下,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扬雄已经创立了独立的“玄家学说”,根本没有把“玄家学说”置于和“儒家学说”同等的地位,贬损了扬雄学说的历史地位。

  二、扬雄已经创立了独立的“玄家学说”:扬雄学说虽然有对儒家和道家学说的继承和捍卫,但是更多的是对儒家和道家学说的发展、扬弃和超越。在哲学天文、修身养性、治国安邦等方面都提出了比较系统和完整的理论,完全可以与儒家和道家学说相提并论。我认为“玄家学说”与其它学说的主要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提出的“涵三为一”的思想,把天、地、人“三才”之间的关系处理好了。相对而言,儒家只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道家只注重人与自然的关系,佛家只注重内心的修炼和来世的回报,法家既斗争又功利,墨家又太强调对弱者的支持而忽视了对强者的鼓励,就是到了现在,不论是什么学派、理论、思想或者“主义”,也还没有完全把“天地人”三者之间的关系处理好,特别是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更不和谐,所以从扬雄的“玄家学说”中,我们可以找到中国乃至世界新的发展方向,可以解决当今科学无法解决的战争、瘟疫、霸权、环境污染、信仰缺失和道德沦丧等诸多问题。可见,扬雄的学说实际上相似于马克思主义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哲学之间的关系,表面上看仅是继承,实际上已经形成新的体系了。

  三、现在的“和谐社会建设理论”是对扬雄在“玄家学说”中提出的“天地人”三才和谐统一、协调发展理论的继承、丰富和发展。现在加强对“玄家学说”的宣传和研究,实际上也就是对“和谐社会建设理论”的宣传和研究。扬雄所说的“玄”,是分为三玄的:天玄、地玄、人玄。所谓“涵三为一”中的那个“三”,就是指天、地、人三才;那个“一”,就是指 “天地人”三才和谐统一于“一(玄)”并协调发展。

  四、扬雄在“玄家学说”中提出的“与时宜之”、“循因变革”以及与少数民族、属国、外族相互学习,平等相处的观点,与现在提倡的“与时俱进”、“改革开放”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目前加紧研究和宣传“玄家学说”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五、在学术和创造性方面,扬雄超过了孔子和朱熹。扬雄学说与他们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他创造性地提出了要统筹兼顾“天地人”三才、要和谐地处理好这三者之间关系的思想,而至今我们也尚未完全处理好这三者之间的关系。还有, 扬雄虽然系统地参考研究过古代的易经等《六经》,是摹仿的祖师,但他绝对不是简单的摹仿,而是站在前代巨人的肩上,进行艰辛的再思索、再创作,既有继承又有创新,进而亲自动笔写出了大量的箴言、辞赋、诗歌以及学术价值极高、指导意义很强、光耀千秋的著作,比如:《太玄》、《法言》、《方言》、《训纂篇》、《蜀王本纪》、《难盖天八事》、《<孟子>注解》、《秦清音》等,还续写了《史记》,为其学生班固写《汉书》做好了铺垫,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孔子的“诗、书、易、礼、春秋、左传”《六经》中,究竟哪些著作是孔子亲著?哪些著作是由孔子和学生合著?两千多年来,人们只是在《论语》是由孔子和弟子一起合著的这一点上,没有什么争议,其他著作究竟是孔子亲著?还是其他人所著?人们一直不清楚,一直都有争议,比如:《左传》的真实作者究竟是孔子还是左丘明、刘歆或者是鲁国的历代史官?一直都有争议;易经的作者更是起码有5个人以上。可见,孔子在时间上虽然比杨雄早了498年,但从著作权以及学术的深度、广度和准确度来看,孔子是不及杨雄的;而朱熹写的重要代表作----《周易本义》、《易学启蒙》等哲学著作,和杨雄的《太玄》、《法言》比较起来,不但时间晚了1183年,而且《易学启蒙》的作者不只是朱熹一人,还有蔡元定①等人协助合编,其思想和内容也并不出色,水平更不是一个层次的,几乎没有可比性,所以,尽管后人、特别是强势群体和统治阶级比较推崇朱熹的“遏人欲而存天理”和“三纲五常”等思想,但是,人们对朱熹的易学哲学著作一向是淡漠的;况且朱熹的许多著作,也是他的学生和崇拜者后来所编撰,并不是朱熹亲著,还有,朱熹的易学和太极思想主要来自于陈抟和邵雍,而陈抟和邵雍的思想却主要来自于扬雄的《太玄》【陈抟老祖最经典的阴阳鱼(太极八卦图)和邵雍最经典的《皇极经世书》等,都明显来源于扬雄的《太玄》】,所以,在创造性方面仍然超过孔子和朱熹:另外,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扬雄的全部著作几乎都是由他自己一个人冥思苦想、独立创作完成的,根本不像孔子和朱熹,很多著作都是由弟子或者再传弟子协助编纂完成的,可见,在学术和创造性方面,扬雄远远超过了孔子和朱熹。笔者认为,如果世间真有公平正义,那么,上述观点就应该得到有良知学者的广泛承认,同时,我们还可以从扬雄创造性思维形成的“涵三为一”哲学思想中,找到解决当今社会问题的“大道”和中国文化发展的新方向,从而引发中国的文艺复兴和人类社会的和谐进步。

  六、扬雄写的《剧秦美新论》不是丧失原则的奴颜媚色,而是在王莽强逼下的不得已而为之:当时王莽已经称帝,以帝王之尊,强令扬雄为其歌功颂德,在封建王朝的高压环境下,任何人除了选择死亡外,都无法拒绝。同样,扬雄为了活命,为了应付交差,在王莽的强逼下,只好以其深厚的文字功底,写出了王莽不一定能够理解其深意的《剧秦美新论》,表面上是对王莽的歌颂,实际上扬雄是以论述秦朝的短命(“剧秦”)来暗喻新朝也不会长久(“美新”),可见,这并不是朱熹认为的是丧失气节,给王莽建立的新朝作歌功颂德的符命文章。因此,朱熹故意贬低扬雄,使扬雄因所谓的“附莽美新”成为饱受诟病的人,是非常不公和错误的。难怪洪迈很怜悯地在其《容斋随笔》中说:“扬雄仕汉,亲蹈王莽之变,退托其身于列大夫中,抱道没齿。世儒或以《剧秦美新》贬之;实则,此雄不得已而作也。夫诵述新莽之德,止能美于暴秦,其深意固可知矣。序所言配五帝冠三王,开辟以来未之闻,直以戏莽尔。”

  七、历史上虽然还没有看见有谁称扬雄为音乐大师的,但笔者认为,扬雄对古琴、对音韵和音乐的研究、理解都是相当精深的,从他在音乐方面写出的著作、提出的观点来看,称他为当时的“音乐大师”也是当之无愧的:在早年,扬雄的學生劉歆调侃他的老师说你虽然博学多才但却不通音韻。揚雄听后不但不生氣,反而向學生請教音韻知識,通過學習和實踐,他寫出了音韻專著----《琴清音》。在书中,扬雄崇尚雅颂,提出了“中正则雅,多哇则郑”的古琴音乐审美标准,对后世古琴发展有及其深刻的影响。同时,他提出的“大音必希”、“声之眇者不可同于众人之耳”等观点,既是扬雄对中国音乐美学的重要贡献,又是他自己历史命运的真实写照。

  八、在实践中,扬雄所著的《太玄经》更符合客观世界的真实规律,其对天、地、人三才的指导作用其实已经超过了《易经》,因此《太玄经》才配称为“群经之首”,而曾被称为“群经之首”的《易经》其实是有点名不副实的。扬雄的《太玄经》把《易经》的“两维”(阴阳)平面思维模式提升为“三维”(阴、不阴不阳、阳)立体思维模式。《易经》是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六十四卦,六十四卦生三百八十四爻(如果加乾卦的用九和坤卦的用六,就是三百八十六爻),这是二进制,是“两维”的平面思维模式;《太玄经》是无极生玄道,玄道生三方,三方生九州,九州生二十七部,二十七部生八十一家,八十一家生二百四十三表,二百四十三表生七百二十九赞,这是三进制,是“三维”立体思维模式(与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不谋而合);《太玄经》是用七百二十九赞的赞辞来描述、类比和预测事物,当然就比《易经》用三百八十四爻的爻辞来描述、类比和预测事物更规范、更准确、更宽广,因此,相对于《易经》而言,《太玄经》对主客观世界具有更好、更符合实际的指导作用。

  九、扬雄是我国古代最具现代思想的伟大思想家、哲学家,他的思想对解决当今社会问题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作用,所以,研究扬雄思想和学说具有很深的现实意义。扬雄四十多岁了还在郫县躬耕,比起孔子和朱熹,扬雄显然更加平民化,更理解基层民众一些,因此扬雄的思想中更多的是“改革、开放、平等、博爱、民主、民生、民权、和谐”这些符合民众利益的东西,更多的是符合现代民主法治社会广泛认可和追求的“民重君轻”的理念,这与朱熹的“遏人欲而存天理”和“三纲五常”等思想相反,当然不符合封建专制统治阶级的口味,封建统治阶级越来越觉得扬雄的“涵三为一”思想和“改革、开放、平等、博爱、民主、民生、民权、和谐”等符合民众利益的理念,严重阻碍影响了他们的专制统治,所以在朱熹带嫉妒和偏见心的鼓噪和影响下,后面就发生了明朝皇帝朱元璋和清朝皇帝把扬雄请出文庙的荒唐事件。从此以后,中国失去了扬雄“涵三为一”思想和“改革、开放、平等、博爱、民主、民生、民权、和谐”等理念的指导和影响,从而,使中国走向了更加的专制、黑暗和腐朽,以至于丧失了宝贵的改革和发展的机遇,最后竟然被外来文化侵略和教化,还被外国列强侵略得差点亡国灭种,教训深刻啊!另外,根据我国当代著名历史学家——翦白赞的研究成果:王莽建立新朝,不能说是“篡汉”,而是为了改革西汉末年统治的腐朽和制度的落后,王莽是著名的改革家,而扬雄在《太玄经》的《玄莹篇》中提出:“夫道,有因有循,有革有化;因而循之,与道神之,革而化之,与时宜之……”的观点,支持王莽改革,其主张和行为并没有错,特别是在2000多年前就提出了“与时宜之”的改革言论,与现在提倡的“与时俱进”的改革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是金子就终归是要发光的,随着现在人们对西方科学哲学思想和西方现代宇宙论了解的增多,随着强调人口、资源、环境和经济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和科学发展的今天,随着强调“和平与发展”的今天,特别是随着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进程加快的需要,扬雄思想中的“天地人三才协调和谐发展”的思想体系,人本主义思想体系,“人生家和,家和国兴”的社会动力思想体系,及其扬雄“循因变革”的社会和平改革理论,也就必然会越来越得到中国乃至于世界上所有有识之士的广泛认同和充分重视。总之,扬雄是我国最杰出、最全面的多学科大师,他的《太玄》是一部非常完整的“天人合一”哲学模本著作,他的《法言》也是一部非常完整的伦理思想著作,扬雄还在世界上首先编撰语言文字著作《方言》。因此,说他是人类历史上的字典和辞典的鼻祖,也是恰如其分的。

  现在,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非常重视对扬雄学说的研究,成立有相应的扬雄学术研究机构,我们作为扬雄的家乡人,如果不加强对扬雄学术、思想的研究,就有可能被其它国家和地区抢得先机,就对不起我们的祖先!对不起我国的优秀的传统文化!我们千万不能再像端午节那样把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却让韩国申请为他们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另据外电和网上报道,目前,韩国继把中国的“端午节”成功抢注为韩国的后,又将把中医抢注为韩医,把中国的“风水术”申请为他们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甚至还把孔子、韩非子、孙中山等说成是他们国家的人)。可见,及时宣传扬雄学术、思想和文化,对宣传中国、四川、成都和郫县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和现实意义!

  十、一般人都认为扬雄和教育无关,笔者却认为扬雄是具有现代思想的古代教育家:下面,笔者从以下六个方面对扬雄的主要教育思想及其实践做如下浅析:

  1、“主张师生之间互帮互助、互动学习”,这与现代提倡的素质教育不谋而合;比如,据史料记载,在教学中,他的学生刘歆说他啥子都懂,就是不通音韵,扬雄不但不生气,反而不耻下问,虚心向学生请教音乐、音韵知识,通过学习和实践,还写出了音韵专著----《琴清音》。

  2、“提倡启蒙教育从幼子开始”,这与现代提倡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观点一致;据史料记载,他对幼子扬乌的教育就从两三岁开始,扬乌7岁时已经能够对他《太玄经》的部份问题提出看法,幼子的一些无忌童言和天真想法往往使他对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艰深问题茅塞顿开,有所领悟。可惜扬乌早夭,无法进一步验证扬雄的早教成果。同时,也使扬雄晚年丧子,痛不欲生。

  3、“主张兼收并蓄,摒弃门户之见,向各种优秀文明成果学习”,这与现代主张的“三个面向”和“多学科交叉发展,培养复合型人才”的观点一致;这也是造就扬雄成為我国最早、最全面的多学科大师的原因之一。据史料记载,在当时的少数民族、番邦和一些属国派出使者向汉朝进供朝覲时,扬雄没有因為别人是“大汉朝”的番邦属国就看不起人家,反而虚心向人家学习优秀和实用的东西,哪怕是别国的语言文字他也认真学习,比较研究,在此基础上还写出了中国语言文学史上第一部对方言词汇进行比较研究的专著、在世界语言文学史上也是第一部开辟语言研究的新领域、独创个人实际调查的语言研究新方法的经典著作----《猷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他还曾经劝告他的学生侯芭、刘歆、班固等人,不能只学他讲授的东西,还要学习前朝的文明成果以及先秦诸子百家的思想,特别是孔子、孟子的学说更要加强学习。

  4、“不过分强调师道尊严,主张循循善诱,不耻下问,在人格上师生平等”,这与现代的尊重学生人格培养的教育主张观点一致。他在写比易经还艰深的《太玄经》时,他的学生刘歆发现他写的那些在当时几乎没人能懂,曾经讥笑他在做无用功,说他写的《太玄经》无用,其纸张将来只能后人撕来糊好做酱缸的盖子。这样的讥笑,不要说这是在非常讲究师道尊严的古代,就是在今天,不要说这是对自己的老师,就是对一般的普通人,也没有几个人有雅量能够容忍吧?可是,扬雄就是不生气,反而耐心询问他说:“如果不写这些,那应该做什么啊?”刘歆居然劝他把写《太玄经》的精力和时间用来谋取功名,扬雄还是不生气,反而循循善诱,告诫他,做学问就应该耐得住寂寞,忍受得住白眼和误解。现在不被认可、认為没有用途的东西,并不表明将来也是那样啊!同时,不被外界说法干扰,守住清贫,不恋富贵,潜心著述,终於写出了光耀千秋、饱含科学精神的哲学、预测学著作----《太玄》,给学生和后人留下了教育和治学的光辉典范 。

  5、扬雄主张教师应该了解最新思想和科技动态,站在思想和科技的最前沿,用最先进的思想和科技成果教育学生。当时“盖天说”和“浑天说”还处在没有定论的争议之中,扬雄站在当时的思想和科技的最前沿,敏锐地感觉到“浑天说”更符合实际,写出了《难盖天八事》支持“浑天说”,他的《太玄经》里也充满了“浑天说”的思想,他就用这些来指导教育学生,使学生掌握了当时最先进的思想和科技成果。

  6、在实践中,扬雄只重视对“精英”的艰深教育,脱离了对普通民众的普及教育,这是造成他的学术思想和成就没有被广泛传承的主要原因,这对提倡平民教育、均衡教育的今天,确实是一个值得吸取的教训。从历史记载上看,扬雄确实没有参加过对普通民众的教育,他教育出来的侯芭、刘歆、班固(扬雄和班彪只是也师也友的关系)等人在当时都是社会的精英阶层,他给学生讲解的《太玄经》等知识也极其艰深。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罪扬雄,因為,他至死也没有像孔子、严君平那样成為专职的教育家,这与他担任黄门侍郎、大夫等官职有关,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担当了大秘书、政研室主任等太多行政工作,无法专心顾及教育学生了。可见,尽管扬雄的教育成就和影响,虽然没有孔子和严君平大,但是,瑕不掩瑜,他极具前瞻性的先进教育思想和理念,仍然深深地影响着后代的教育,仍然无愧于古代教育家的称号。

  综上所述,扬雄确实堪称中国历史上思想最有补于现实社会、贡献最大,却又是蒙垢埋没最深的多学科大师,他的思想和学术成就,至今也是无人能够超越的;他客观存在于正直人们心中的崇高历史地位,至今也是无人能够撼动的。所以,作为扬雄家乡的郫县,对扬雄玄学文化的研究,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并已成为当今世界文化界、哲学界、易学界关注的焦点。扬雄是郫县的,也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 太平盛世,风生水起,玄学已成为促进海内外文化交流的桥梁和纽带,虔诚朝拜扬雄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媒体专题报导出了一篇又一篇,峰会频频开幕了一次又一次,探秘的来了一批又一批,总之,游客和朝圣者如云,让郫县再度成为中国玄学文化圈的中心,郫县更应该担当扬雄故乡人的责任,设法把友爱镇的子云坟、子云亭申请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让郫县玄学文化研究走在世界的前列。可喜的是,目前,在扬雄的家乡——四川成都市的郫县友爱镇子云村,在扬雄读书学习的地方和其老师----严君平的归隐、著述、授徒和最后的埋葬落脚地——郫县平乐山,正在修复和扩建严君平的墓园;在扬雄墓园不到两百米处,即在扬雄的祖屋附近还将修复历史上著名诗人刘禹锡在其诗中曾描写过的、非常著名的“西蜀子云亭”,还将新修扬雄纪念馆和纪念广场,扬雄和严君平的坟墓现在也保存完好,已被四川省列为了重点文物保护。这说明我们的有关文化部门和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了宣传郫县历史名人扬雄及其老师严君平先生的重要性。

  总之,虽然在我国60余年的建国史上,有过破“四旧”、有过十年“文革”浩劫,甚至现在还有一些因“五四”矫枉过正所留下的误解,但百姓的文化普及程度高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老百姓已不是傻子,像白纸一样可以任人涂画。玄学文化也不再是封建迷信的代名词,而是一种涉猎多种文化知识,能对许多因果关系给出本源的解释和指导,值得深入研究的文化流派。由于尚存在一些需要继续探讨的疑惑,从而给她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纱,我们应该客观看待历经几千年灭而不绝的从中国古老文化传承下来的玄学文化的科学性和不足之处,不能因为无知而轻易否定任何学说。(文章作者为郫县唐元镇人民政府综治办 罗清瀚)

21 顶一下
*昵称:
*标题:
*评分:      
*内容:
请将点评内容限制在 10 - 2000 个字符以内,当前输入:0
*验证码:
 
评论总数:15

网友评论